MENU

江南教会

April 29, 2019 • 我与祂同行阅读设置

老教友恭念的玫瑰经、早晚课都来自传教士所译写的《要经汇集》,经本上的祷文绝大多数是文言文,也就是现在中青年人所谓的老经。文辞优美,简短却又面面俱到,且韵脚配合江南各地的方言。当然也可以选择自梵二会议以来推广的每日礼赞,不准确的说是原来大日课,推广给信友,普世同祷也是很美妙的。为什么现在有许多年轻人,守旧恋旧堪比老古董,而中年人却激进求“变”,真是奇怪。都知道融合不是抛弃旧的,加上新潮的、外来的,可......

我坦白,我也是个恋旧的人。

恋旧没什么不好。恋旧有时候,不是冥顽不灵、墨守陈规,而是对周围现实的不满。

好吧,言归正传,据圣智的介绍,这件织绣综合了南京云锦与杭州丝织的工艺,可以用传统的方法表现出了西洋油画的质感,从实物来看的确如如此,(页面所上传的图是通过扫描生成,所以颜色偏深。)也难怪会觉得这是民国遗留下来的东西,现在除了极少数的爱好者或者公家事业,又有谁能够且愿意,花力气去设计制作这么样的物件呢?越来越粗糙的技艺以及态度,同时伴随而来的“俗”化,使得前进成为一种奢侈品,负担不起了。既然如此,那就回头看看吧!所以幸好还有人愿意珍视这些遗物。由此联想到青阳圣母,(还有第三处南通狼山圣母)想到教友们传唱的歌,那时候的画面清晰了一点。这青阳圣母歌的歌词极其有吴语、吴地的特色。(题外话:然而江阴属于南京教区管辖,据说每年少年夏令营最大的挑战就是学会这首歌,半天不到要一个南京人学吴语发音,我觉得真是吃力的很。)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今年四旬期的第五主日,圣体降福后,堂里那些推辞唱歌,说自己不识字的(有的我真的怀疑是装不识字,手机用的蛮溜的嘛)奶奶、太太都大声唱起了这首歌,就和平时的早晚课一样,脱口而出,没有一丝犹豫,声音洪亮,可见这首歌在老教友心中的地位了。这首歌至少传唱100年了,从那时到现在有四代人,算上我是第五代,这样的传承,我觉得不可以说是愚昧,至少对你来说,能看到闪光点,那为什么能传承下来的要紧地方。
不知道为何,唱到“船上教友,岸上教友,一心一意,拜圣母。”就泪流不止。(“江南教区的传统,每逢圣母升天节或者年初一,教友都要去佘山向圣母祈福。以前,江南教友多渔民,每年都要摇着橹,开着自己的乌篷小木船来到佘山。即使是现在,不识字的老婆婆也每隔几个月,独自一人摸到佘山,即使她们不认识路,爬不动山.......”-竹节猫)呈现在眼前的画面也愈发的清晰,我似乎可以看到这些靠天吃饭,社会地位低下的船上人家在某个晴朗的日子,结着伴摇船去往江阴,去往佘山。说不定就会唱着类似这样的歌曲,虽然真实的画面不一定有那么“浪漫”,毕竟前去求恩的人多是身心灵受煎熬。但他们知道早晚会享福而脱离这些苦。他们的愿望都很简单,生活幸福,圣教太平。别的还求什么呢?

求恩,谢恩,信德要深。

一些五六十岁人的描述与作为使得我有一阵子思考天主教与那些买卖佛教有什么区别。回过头来看堂里那些八九十岁的老太太,身形、讲话的方式、打扮和我在天堂的老太太一样,他们的信仰是那么的深。他们的虔诚、恭敬我想在堂里也只有季老神父才能比得上。是因为年纪大愚昧,迷信到死,还是他们不一样。病痛折磨,头也抬不起来,只要能走仍旧一步步挪到堂里,可以下跪便跪下等候圣体的到来。上文提到类似青阳圣母歌这样的歌曲已经见不到了,这歌是和这些八九十岁老人家差不多大的,这样的老人家也快没有了,二者之间的联系?考虑到现在大多数教友逐渐流俗,抱着一份无所谓的态度,好像是可以窥得一些原因。
许多心灵鸡汤,充满了心灵鸡汤,我们缺少了什么,我们太缺了。

求天主降福中国教会,赏赐圣教太平。

佘山圣母,进教之佑
青阳圣母歌

无标签
最后编辑于: May 26, 2019
Leave a Comment

已有 1 条评论
  1. Banyan Banyan

    这首歌很好听诶,有画面感,信男信女充满理想和希望,莫名宁静。

苏公网安备 32058302002119号 苏ICP备19008094号